当前位置: 首页> 杂志 >正文
“互联网发展下半场”:关于技术逻辑与操作路线的若干断想

  • A-
  • A+
2017/11/02 11:52

一、作为操作系统的互联网

互联网不仅仅是一种传播技术、传播手段、传播渠道,在更大程度上也是重新构造社会的一种结构性力量。这种力量重新改变了社会的组织方式与构造方式,按照麦克卢汉的观点,“媒介即信息”,任何一种媒介本身就是影响社会的巨大力量,而传媒形态的任何革命性改变,也必然会带来社会连接方式、社会资本配置以及社会组织构造等方面的巨大变革。


二、互联网的“上半场”与“下半场”

互联网的上半场是指社会和市场网络化的阶段,以互联互通的方式来连接一切,形成了人和人、人和物、人和环境、人和内容之间的无缝连接,即形成了内容网络、人际网络以及物联网络这三大网络。在这一阶段,规模化扩张是传播领域的主导性潮流,把握住这个趋势,就可能引领行业潮流,例如目前互联网行业的领头羊BAT(百度、阿里、腾讯)就是在这一轮网络化的扩张中依靠各自的规模化战略拔得头筹的。

在互联网的下半场阶段,情况则会发生巨大的改变。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以数字化和智能化为主导的发展阶段。作为互联网“连接一切”的数字化技术革命的直接结果,就是使每一个人的社会行为、社会状态及社会属性都有了数据记录与标识,这便为把握看似纷繁复杂的社会现实提供了一把有效的“钥匙”,这把钥匙即“大数据技术”。在这种数据被挖掘,尤其是被人工智能技术有效处理的情况下,便会释放出巨大的改变社会现实的能量,出现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创新服务产品与功能:感受器新闻、机器新闻写作、虚拟现实(VR/AR)、用户洞察与实时描述、数据通路与作为节点的场景构建,等等,被网络连接起来的人、内容、物与环境等便构建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社会架构的基础上呈现出全新的社会面貌。

在互联网的下半场,通过大数据和智能化技术可以把过去无法满足的高场景度、低频度需要以及小众化、个性化的需求集腋成裘,在需求实现高效率、高适配的价值匹配、关系再造与功能整合,从而较为充分而有效地满足这些以往无法开发的利基市场、长尾市场。


三、互联网带来的全新改变

互联网通过连接,激活整合与利用个人与社会的闲置资源,从而创造出新的产品、功能与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个人操控社会传播资源的能力被激活,个人湮没的信息需求与偏好被激活,个人闲置的各类微资源被激活。总而言之,“个人”被激活了。

从传播渠道的角度而言,传统媒介的传播渠道失灵了,手机成为横亘在社会和个人之间信息的最主要通路,成为了第一媒体。而社会关系渠道构建起个人信息获得的基本界面,通过传播,弱关系形成认知与连接,强关系形成功能与价值。任何一个外来的媒介想要起到相应的作用,就必须把传播过程分为多个阶段来完成。因此传播的“最后一公里”(即如何进入“社会关系渠道”)很重要,大众传播必须要具有对目标用户的渠道转换和渗透能力。

而对权力赋予的方式而言,互联网的新媒体赋权实际上就是对于关系资源的赋权。它与传统的行政赋权或市场赋权不同,“关系赋权”更加强调互联网领域的权利获得是源自于对于关系资源掌握的数量、质量、激活、整合等能力。而在这一新型的赋权方式之下,关系激活与整合便成为关键,这种赋权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往往在于情感资源与关系资源,而非过去的理性逻辑。


四、互联网逻辑下的世界观种种

——互联网在“连接一切”构造功能和价值时的一个基本要求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什么叫做专业?就是用本事而不是本能做事。即采用特定的标准、程序和方法来定义、描述和分析某一领域中的事物,而非仅仅从日常经验出发,用直觉去描述和分析事物,这就叫专业。

——一个社会为了保持活力、防止与时代脱离得太远,需要有一些创新性因素。有一种创新叫做“边缘创新”,它不会妨碍大局,但又具有足够的自主决策、自我发展的自组织空间,以便为因地制宜预留自由度,进而为整体创新留下了可能性,从而让社会能够保持可持续的健康与活力。

——互联网是一个具有复杂联系的生态系统,在把握互联网中的事物时,不能简单化处理,需要结合整体的背景与联系,审视某一个具体事物位于结构中的位置,以及它与其他事物之间的联系。因此在判断事物时,我们要避免原子论,即不要仅仅就事论事,而要用复杂性的观点和生态学的方式去分析和处理。

——互联网时代人们所面临的现实状况的一个基本特点就是,不是选择太少,而是选择过多、过滥。选择是战略问题,即在哪儿做,做什么。战略就像我们系衬衣的“第一个纽扣”,如果系错了位置,哪怕你的动作再麻利,到头来还得推倒重来,南辕北辙。所以大家在学专业的时候,不要只学习某一个技术和方法怎么去操作,某一知识和案例是怎样的,还要有更高层面上的智慧,智慧是确立我们方向的指南针,是使我们心中具有主心骨的“压舱石”。

——好的内容永远都是社会需要的。但对于“好内容”的定义已然有了全新的内容。为什么在今天,有一些内容即使付费才能获得,都有人愿意去定制;而有些内容用传统的标准去看品质真的很好了,但却白给人看都没有多少人要?这里的标准必须引入“以人为本”的衡量尺度——只有那些对于人的认知是稀缺的,并且其需求在逐渐中心化过程中的知识或信息,才是今天“好内容”的第一判别标准。

——什么样的内容产品在今天是稀缺的呢?我把它总结为三点:一是低频度的需求。它与高频度需求不同。高频度需求反映人们的生活框架,低频度需求反映人们的生活品质。现实中,满足高频度需求的内容服务与知识服务是较为富余的,而满足低频度需求的内容服务与知识服务则是较为稀缺的;二是高场景度的内容,即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下,一个具体的时间空间节点上所产生的需求。过去大众传播的内容较多的是一般原理、一般概念这类满足普遍需要的东西,场景度低,抽象性高,这适合普世的规模化传播,而如今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内容消费逐渐向高场景度的需求转变;三是体验性内容。我们过去注重一般逻辑性的内容,但是对于体验性的内容较为忽视。而这种东西恰恰是今天的人们在消费升级过程当中最需要的内容。

——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一种新的传播技术或传播形态是否具有未来发展的巨大价值呢?这就要看,这项技术或这种传播形态作为一种媒介是否能够延伸人的自由度、拓展人的行动空间、提升人的权利、增加社会信息流动的丰富性以及效率、数量和质量,提升人的控制感和控制力,如果具有上述特征,并且具备的特征越是多,则其发展的潜力和未来的价值就越是巨大。

——互联网使时间消灭空间,直播这类传播形态会使原本的时间消灭空间更加剧烈,而其所造成的空间的多重坍塌,世界触手可及,感受连为一体,这种全新的传播形态及所造成的传播价值将给世界带来重大而深刻的改变。

(作者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特约编辑:纪海虹;责任编辑:李林】


关注我们

  • 新浪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CETV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