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医学生出租医师资格证 五年学医怎可如此作假!

我们常说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在一些事关医疗、卫生、建筑等公共安全的领域,我国实行了执业资格准入制度。然而,记者发现,近年来一些在校医学生竟将自己辛苦考来的医师资格证出租,这种做法也引发了一些安全风险、责任纠纷,来看记者调查。

小王是国内某大学医学院的一名硕士研究生,去年6月份通过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后,经朋友介绍,她认识了一名出租医师资格证的中介。

记者:你身边出租这个资格证的人多吗你觉得。

小王:还挺多的,基本上如果没有挂到医院的话,都会自己挂。有些医院就会要求自己的学生挂到自己的医院里头,有些医院就不要求。

记者:那不要求的这一批其实就是说可以把自己的这个(医师资格证),可能会以某种形式出租出去,是吗?

小王:嗯

据小王介绍,目前医学生出租医师资格证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流程。学生通过医师资格证考试后,主动或被动与中介取得联系,中介将医师资格证租给诊所或者药店,诊所通过“挂证”的方式将学生的医师资格证换成医师执业证书。就这样,一名本还在学校上学的医学生,摇身一变 成了某诊所的执业医师。在事关人命的医疗行业,为何会催生这样的市场需求呢?小王向记者透露了其中的内情。

某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小王:有些就是说诊所里头要扩张椅位什么的,然后他们的医师不够了,然后他就会拿那个证去。还有一些的话;有助理在那边工作吧,就是没有执业医师。

据我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在城市设置诊所的个人,必须经医师执业技术考核合格,取得《医师执业证书》。而要想拿到执业证书,必须首先拿到医师资格证。但根据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有关规定,卫生职业高中毕业生、基础医学类、法医学类、护理学类、辅助医疗类、医学技术类等相关医学类和药学类、医学管理类毕业生,不予受理医师资格考试报名。于是一些只有医师助理的诊所,需要通过“挂证”来进行所谓的“合法”经营。而这些不具备认可资格的人却挂别人的名义行医,实际是冒牌行医,隐患可想而知,问题当然不在少数。因此,“挂证”在我国明确规定为违法行为。但为何这些医学生还是选择铤而走险呢?小王告诉记者,医学生学习时间长、强度大、花费高,但实习报酬少,租证带来的收入对他们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

记者:你找到这个人,他是以什么样的价格去租你这个资格证呢?

小王:一万八一年。

记者:那就是你在租这个时候有没有了解过相关的一些,就是可能承担的一些法律责任之类的。

小王:我觉得我们会租证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说我们现在在医院里头,毕竟都读医的时间也很长嘛,你说你读个本科就五年,研究生又三年,然后又年纪这么大了,你问家里要钱也不好//通过你自己考的一个证放在那里也没有用,你就是说去能增加一部分的收益,能改善一下,就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那我为什么不做呢。

法律专家告诉记者,医疗行业出租证件并不是个例,一些包含资格准入的职业都存在倒卖证件的现象,这是由需求决定的。而医疗行业租证如此引起人们关注,与医疗行业和生命零距离的特殊性有关。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谌江涛:其实只要有这种行政许可的都会有,你比如说建筑资格,注册会计师,还有包括我们律师这个行业,实际上都会存在这方面的问题,都会存在有,因为有需求嘛,有需求就会有这个产生这些问题;医疗这个行为的话呢,其实更多的关注到是人身的安全;大家的这个关注度肯定是不一样的,因为它有可能就会导致你身体上受到一些伤害。

谌江涛认为,医学生出租自己的医师资格证,既存在证件被卫生行政部门吊销的可能性,万一出现医疗事故,还可能构成协助非法行医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专家认为,规范医学生租证行为,既要提高他们的责任意识,也要提高医学生的学习补贴。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谌江涛:第一他可能要意识到这个风险的严重性,第二的话呢;他们在这个学习周期长,这个经济负担比较重,学校的话呢,能给一些补贴,它当然固然最好,那可能减少他的一些经济压力;学生意识到这种行为,可能会给我带来很巨大的风险,这个风险跟收益完全不匹配的情况下,他就会去抵制这个行为。

在“3·15”晚会曝光医疗行业“挂证”乱象后,小王告诉记者,自己决定把还没来得及租出的医师资格证拿回来。

联播快评:事关性命的行业容不得“挂靠”

术业有专攻,对于医师这种专业性很强、直接与人民的生命健康挂钩的工作,必须得到严格的管理和规范。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对严重扰乱了医疗市场,威胁大众生命安全的医师挂证现象严厉惩治,让“挂证”行为付出代价,形成震慑。另一方面,作为医学生,以后的工作关乎着生命,选择这条荆棘之路首先就要担得起“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和使命,租借“医师资格证”是对生命的漠视,拿“金钱”去衡量生命,那么,你也就失去了从事医生这个行业的资格。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