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杂志 >正文
楼宇烈:“以道统艺”的君子典范

  • A-
  • A+
2017/11/02 11:17


一、为学之方

楼宇烈先生是我的博士导师,他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君子,是古代君子人格在当今的鲜活体现,他慈爱的目光、智慧的双眼,常常身穿一身中式对襟棉布长衫,有独特的古风古韵。颇有“望之俨然,即之也温”的圣人品格,在与他的谈话交往中,就会感觉如同在春风中沐浴那样温暖。非常幸运,能够跟随楼先生学习为人之道与为学之方,楼先生给予学生的不仅是人格的榜样、艺术的熏陶,更是君子之风的教化,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先生身边不知不觉就净化了心灵,提升了人生的境界,具备了美好的品质。楼先生引领学生们走上了以艺臻道,在艺术中领略中国文化精神的人生道路。

楼先生教导学生以为学之方与为人之道,抱着“做本分事,持平常心,成自在人”的态度。他那种温润如玉的品格,自然潜移默化着周围的人,从来没有见过先生疾言厉色地对待过哪个人,都是温文尔雅、侃侃而谈,这种君子品格的修养堪为世人典范。

在北大跟着楼先生读博学习的日子是幸福的,生命因为遇到楼先生而丰富多彩起来。楼先生传授的为学之方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侧重最基本的原始典籍的熟读与领悟。楼先生认为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中国根源性的典籍主要有三玄、四书、五经,三玄是《周易》《老子》《庄子》,四书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五经是《诗》《书》《礼》《易》《春秋》。这些典籍蕴含有天地人生的根本道理。在传统教育体系中,古人都是先通过这些经典打下全面的基础,不管最终着重研究什么,在某方面成就有多大,他要说明一个问题,往往会从上述经典里得到启发。因此中国也就有这样一个传统,就是非常重视前人的研究成果,后人总是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发挥自己的思想,事实上,后人新的创造,把文化确实向前推进了一步但他们却不归功于自己

二是楼先生非常强调中国人特殊的思维方式,即整体关联和动态平衡。楼先生认为中国的思维方式不是简单的非此即彼,而是强调此离不开彼,彼离不开此,强调此中有彼,彼中有此,强调此会转变为彼,彼会转变为此,总之,彼此是一个整体。客观世界是很复杂的,是整体关联、动态平衡的,要达到自然合理才能相对符合事物的特性。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非常注重整体关联。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关联在一起的。任何一个部分,都不能孤立到整体之外去,更不能用它来说明整体的问题。只有把部分放到整体里面去,才能正确认识它。部分在整体里面的任何变化,都会直接影响到整体,同样地,整体的变化也会影响部分的变化。这就像一个太极图,里面有阴也有阳,阳长阴消,阴长阳消,而阴阳又是互在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离不开阳,阳离不开阴总是在动态的运动中达到平衡状态。

三是对于学术研究,往往采取述而不作的态度。当今社会风气浮躁,人们都争相发表论文出版著作,构建理论体系,增强自己的学术影响力。而楼先生有些另类,他非常淡泊名利,述而不作,很少写作论文和书籍,近年来出版的《中国的品格》《佛教与中国文化》《十三堂国学课》等著作都是楼先生的讲演实录编辑整理出版的非常顺其自然让人钦佩


二、为人之道

楼先生强调在古人心目中,不论有多少事物,不论现象有多么复杂,都可以用一个东西贯通,这就是“道”,中国文化就是“道”的文化,孔子讲“士志于道”,庄子讲“道通为一”,佛教讲夜睹明星而悟道,中国传统文化要求道、悟道、证道、传道,用“道”来贯通一切。

楼先生强调以身行道,通过自己的一言一行诠释着他的思想境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地感化着学生们,我的感觉楼先生是活在当今红尘社会中的儒雅君子,他那种社会责任与担当,那种慈爱待人、传承文化的自觉都深刻地影响了每个学生。他常常告诫学生们“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更强调要做个实践者而非理论家,要行动起来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在生活中,他常常讲的是“做本份事,持平常心,当自在人”,这也是先生推崇的人生的三种境界第一层是做事情,做本分事意味着无论在怎样的工作岗位上,都能“君子素其位而行”尽职尽责。学生就搞好学业,工作就爱岗敬业,在家庭中扮演好自己妻子、丈夫的角色,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把分内的事情都做到位;第二层境界“持平常心”的要求是心灵层面的,不仅要事情做得好,而且能够任劳任怨,有平常心看待别人的赞扬与批评,“毁誉褒贬,一任世情”,坦然面对各种批评先生还曾讲过,人们在奉承与吹捧之下往往就会失去平常心,飘飘然忘了自己是谁,就会特别自大狂妄,自以为是,容易导致失败;第三层境界“当自在人”,那是潇洒自在的人生态度,是孔夫子“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境界,掌握了事物发展的规律,对于道有体悟,达到了必然与自由的统一,怎么做都是自在与喜悦的,也就是禅家“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回归自性的自由境界。

楼先生传授为人之道的最大特点是以身示范:一是对待学生爱如慈父。每个学生结婚楼先生都会赠送一幅亲笔题写的书法,2007年我结婚的时候,先生题“合二姓之好,结百年良缘”,至今依旧挂在我的卧室中,每每读起来就能品味到先生那满心慈悲的期许。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族的结合,对上要孝敬双方的父母,对下要慈育儿女,中间要相互扶持,把那激动的爱情逐步转化为相互扶持、关爱的亲情与恩情,一结同心永不相离。虽然我跟爱人也有许多的争执,但每每读到这幅先生的题字都安下心来,踏实度日。每年春节去拜望先生时,先生总是给弟子们的儿女准备印着“楼”字的压岁红包,即使不带孩子去拜年,但这个压岁红包怎么推辞也很难推掉。记得有一次有一个5岁的小朋友跑去找楼爷爷玩,楼先生就和她头顶头这样顶着玩儿,安好而慈爱。以身作则的教导,学生们都感恩不尽。每年楼先生生日的时候,来自全国各地或者海外的学生们都来祝寿,这时候学生们想要请客,楼先生却总是坚持自己掏腰包请学生们吃饭。

他不仅对待学生慈爱,对待其他的人也是一视同仁,总是有求必应,支持那些弘扬传统文化的人士。在每周一下午楼先生给博士生开设的答疑课上,总有社会上慕名而来的人来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先生总是面带笑容,和颜悦色地回答。在一些大型国际论坛先生发言之后,许多人常常缠着要求合影,先生都一一满足,还有崇拜者甚至索要先生的联系方式,先生都停下来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我跟楼先生说不认识的人要您的电话,我都不敢给,您怎么就给了呢?先生一笑置之。

二是为人之道中包含起而行之的社会担当。楼先生非常强调社会担当,首先要从家庭做起,在婚姻中能够明白自己的本分,可以将短暂的爱情转化为深厚的友情和永不断绝的亲情,长长久久。针对现在许多女性工作、家庭都非常忙碌的情况,楼先生认为女性的负担更沉重了,过去女性只要照顾好家庭就好了,现代的女性不仅需要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同样需要担负起家庭的责任,这样就成了双重的压力与责任。

楼先生非常善于观察和思考问题,比如关于价值观单一的问题,人们只是关注成功、对于孩子的期许就是要学习好、考上名牌大学,一旦这条路走不通,许多人甚至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这是社会价值观单一导致的问题,人们需要更多元的价值观,比如可以平凡地活着,有一技之长,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做到极致也能成功,内心不只是追求高大上,更要学会谦卑、知足常乐,心态安然就一切都好了。

针对社会上逐年上升的离婚率楼先生也是颇为忧虑,他鼓励用柔和的方式和退让的办法来处理好家庭关系,营造出和睦的家庭环境。

为了弘扬传统文化的精髓,楼先生孜孜不倦地奔波在传道的途中。他已经八十三岁了,但是不辞辛苦,常常出去宣讲,有时候甚至到国外去参加会议,他告诉我们,希望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站在讲台上离开的。楼先生这种奉献社会、传承文化的精神非常让人钦佩。

三是为人之道也体现在丰富多彩的的艺术化生活方式中。楼先生并不是一个刻板的学究式的人物,而是奉行“以艺臻道、由道统艺”的丰富多彩的艺术生活。在楼先生的倡导下,学生们都在昆曲和古琴等乐器方面有所涉略。楼先生是最早传播古琴文化的倡导者之一,他认为中国文化是求道的文化,以艺臻道,要通过艺术去体悟中国文化的精髓。2002年楼先生创办了“北京大学京昆古琴研究所”,2003年又创办“国艺苑”,以公益的形式常年开展古琴、昆曲的课程教学,北大的学子和老师们受益无穷。楼先生的夫人是当年京剧四大名旦之一荀慧生的女儿,每个周三下午楼先生和师母都义务地教昆曲课,咿咿呀呀的昆曲声就回响起在北大的校园中。“国艺苑”创办之初一无所有,楼先生多方筹措资金来租用场地、购买古琴,却不向学习者收取任何费用,甚至还提供了免费的茶水和点心。被楼先生赤诚的传承中国文化之心所感动,楼先生的一位博士,韩国的如山法师,作为先生在古琴艺术上的知音,通过义务做古琴老师的实际行动来支持先生“以艺臻道”心愿的实现。他是古琴广陵派的传人,在中国各地辗转学习琴艺,在古琴艺术上达到很高的造诣。在楼先生的感召下,他博士毕业之后没有回韩国,而是留在北大“国艺苑”义务地教师生们弹奏古琴。我有幸在“国艺苑”学习古琴,从中体味到中国文化的韵味,深感琴艺与修身是合一的。最初学习的时候我心很粗,弹琴总是把握不好其中的旋律与韵味,随着自身修养的提升,心细腻敏感起来,琴声也愈发悠扬,非常不可思议。如今,工作忙碌之余,晚间抚琴一个小时,疲惫顿消,精神抖擞,确实有滋养心灵的作用。古琴是古老的乐器,道家把古琴称为道器,蕴含着中国文化的中和之道,以及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文化精神。弹琴时立身中正,左右手配合恰当,手指即弹即收,动作要求圆润放松、气沉丹田,体味音符的和谐之美。

楼先生还教导学生学习饮茶,特意举办过无我茶会,大家环坐一圈,每人面前一套茶具,冲泡两杯茶水敬奉给坐在自己左边和右边的人,怀着深深的感恩,喝着身边两个人给自己泡好的茶水,心内会充满感恩与快乐,这样的喝茶形式对于人生态度是有益的启发。


三、“三不堂训”的人生旨归与中国传统文化恢复的标志

2016年师门中秋团聚会上,楼先生给大家讲了“三不”(不苟为、不刻意、不执着)的含义,还给自己的居所起了一个堂号:“三不堂”。 “三不堂”的堂训就是“不苟为,唯贵当。不刻意,顺自然。不执着,且随缘”。这是楼先生八十多年人生智慧的高度总结和概括,也是对当今社会知识分子精英的一种期许。楼先生亲自书写“三不堂训”的条幅,并且复制多份,给自己的学生们每人一份,我也认真收藏起来,这是先生人生智慧的指导。第一个“不”,是“不苟为”,不要做那些苟且的事情,;第二个“不”,是“不刻意”,刻意即故意做作、装模作样;第三个“不”,是“不执着”。这恰好和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的文化符合。否定了“苟为”“刻意”“执着”,采取的对应措施即“唯贵当”。当,即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应该这样做的,而不是苟且去做,要有度的把握“顺自然”就是做事不要太过于执着有为,而是顺应规律,即顺其自然,自然而然,不做作;“不执着”,就是一切要随缘,不要特别贪求什么“且随缘”指根据遇到的条件而定,没有特别执着什么。“三不堂训”总结出了人在社会中生存应该秉持的人生旨归,是基于传统文化精华的提炼,对于调整当今社会人们的心态很有裨益

2017年春节去探望楼先生时,我请教先生“中国传统文化怎样才算是真正复兴?”楼先生回答:“只有当人们做到敬天法祖,尊师重道的时候,中国传统文化才算是真正地复兴了。”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联想到楼先生讲的“天地者,生之本,”我们不能忘天地;“先祖者,类之本”,我们不能忘祖先;“老师者,治之本,”老师的责任是教育人应该怎么样做个人,应该怎么自己管理好自己,所以天地、祖先、师长是治理自己和治理他人的根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这三个本是最根本、最重要的。

敬天法祖是周礼的核心信仰和高度概括,朱熹曰:“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故以所出之祖配天地,”配天以祖亦所以尊祖也,祖先也是汉人与天神沟通的媒介。敬天中的敬是态度,法祖中的法是学习,就是要用敬畏、严谨的态度去学习和应用自然规律。

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往今来,代代相传。它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聪明智慧。尊师重道是指尊敬师长,重视老师的教导。这个成语最早出现在《后汉书·孔僖传》:“臣闻明王圣主,莫不尊师贵道。”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师者,人之模范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等等。都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尊师的道德观念。

  为何尊师如此重要呢?因为尊师是为了重道,师长与其传授的道是一体的,人们只有在师长的指引下,接受其授予的道理,并将此道理内化于心,人生才会有正确的方向。《学记》曰:“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能安于学习,亲近师长,与同学相处融洽,从而信奉师长传授的真理,如果能够这样做,即使离开了同学师长,也不会背弃道义。“亲其师,则信其道”。尊师对于个人品行修养的提升也大有裨益,首先,“礼本于诚”,通过对于师长恭敬的外在形式可以表达恭敬之心,由内而外恭敬如一;其次,人们心念本是散乱的,通过敬畏师长,可摄受一心,为闻道做好准备,受益才深;再次,恭敬师长可以去除自我的骄傲,常人往往自以为是,不肯谦虚,通过尊师重道才能真正学到老师要传授的道理。

先生之德行功业,如《诗经》所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今生有幸能在先生教导下做人为学,十分幸运,虽不一定能到达楼先生的高度和广度,但可以孜孜不倦,推进文化的传承与延续,这也是每一位楼门弟子的心声。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副教授)

【特约编辑:纪海虹;责任编辑:李林】

(文章选自《教育传媒研究》2017年第6期)


关注我们

  • 新浪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CETV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