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杂志 >正文
吴文虎:暨南大学传媒教育的开拓者

  • A-
  • A+
2017/09/11 09:58

2017年4月6日下午4点30分,我国知名新闻传播学者、暨南大学新闻学系原主任吴文虎教授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81岁。暨南大学校方在次日发布的讣告中评价道:“吴文虎……潜心教书育人,热心帮带青年,专研新闻理论,屡开学术新篇。他主持创办新专业——广告学,开设《传播学概论》《新闻事业经营管理》《公共关系学》《广告符号学》新课程,开办公共关系硕士研究生方向,为暨南大学学术的传承和暨南新闻教育兴旺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新闻传播学术界和新闻界享有崇高声望。”

吴文虎先后担任过广东省新闻学会副会长、中国教育新闻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广东公共关系学会常务理事、全国自学考试新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教育部新闻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兼职,一生贡献于新闻事业。

一、理想主义的人生底色

吴文虎祖籍广东中山,1936年4月21日生于上海,他的青少年时期是和在上海滩工作的父母一起渡过的。吴文虎的母亲念过私塾,在吴文虎小时候就经常教他学习古典诗词 ,并用广东话朗读诗词给他听。吴文虎曾在微博上回忆说,他一直记得母亲朗读《木兰辞》中的诗句“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的情形。除了受到古典文化的熏陶,还因为成长于国际大都市,吴文虎从小就很潮:他看好莱坞的影片,穿刚流行起来的牛仔裤,也喝苦苦的咖啡。

17岁那年,吴文虎考上了复旦大学新闻系,在复旦大学度过了四年时光。当时的复旦大学新闻系名家名师荟萃,除了宁树藩、郑北渭等之外,对吴文虎影响最大的要数时任复旦大学新闻系主任王中。王中思想前卫,对新闻学见解独到,当时还提出了“报纸具有两重性——商品性和工具性”的著名观点。他的学术作风对吴文虎影响很大,吴文虎至今还模糊地记得王中当年说过:“就算是天王老子说的,胡说八道也不对,即使是乌龟王八说的,只要对的我们也要认可”。

像其他无数的热血青年一样,吴文虎一毕业就满腔热血地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号召,联名同学写信给《中国青年报》,要求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幸运的是,他成功了;然而他这一去就是24年。共青团甘肃省委主办的《甘肃青年报》《甘肃青年》杂志社创办于1957年,成立之初面临发行量小、人才短缺等困境,而吴文虎是报社里唯一的大学生。凭借自己高等专业教育的背景和清秀的文风,吴文虎迅速引起了报社领导的青睐,慢慢从一位普通记者成长为名记者、名编辑,采写的报道经常整版刊出。也是在那时,吴文虎出版了自己的首部作品集。

1968年,吴文虎被下放到甘肃省天水县插队,又到陇南市徽县“五·七”干校参加体力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后来忆及此事,吴文虎说:“当时就是爱国,响应祖国号召,当然可能有盲目性,但我不后悔,没有甘肃这段经历,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我。”

二、承前启后:暨南大学新闻系的进一步壮大

    1978年,暨南大学复校。当时的暨南大学新闻系还隶属于文学院,系里也只设置了新闻学专业、国际新闻专业和传播学专业。因为“文化大革命”的摧残,全国的新闻教育事业都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人才流失、师资紧缺是全国新闻院系面临的普遍问题。复校之初,暨南大学面向全国广发英雄帖,邀请有经验的专家、学者甚至是“文革”前的新闻系毕业生,重拾已经荒废多年的专业前来任教,担负起复兴暨南大学新闻教育的重任。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暨南大学新闻系只有十几位教师,部分教师并非新闻学专业科班出身,而吴文虎既是名校新闻科班出身,又有在报社、杂志社、宣传处工作的经验。于是,在复旦大学陈韵昭老师的推荐下,45岁的吴文虎于1981年5月南下暨南大学新闻系任教。陈桂琴是吴文虎的学生,目前也在暨南大学任教,她回忆说,吴文虎当年来暨大的决心很坚定,他觉得来暨大任教对于他来说是人生一大幸事。

“文化大革命”后,新闻含义、新闻价值等基本问题不得不进行重新厘清。多数学者强调新闻的宣传价值,但吴文虎认为新闻除宣传价值之外还有服务、娱乐的功能。对于新闻真实性问题,当时学界有“本质真实”与“现象真实”的观点,吴文虎认为新闻不可能是 “现象真实与本质真实的统一”,新闻真实是如实反映客观事实。

 吴文虎还被传播学界视为“敢于吃螃蟹的人”。1985年以前,吴文虎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新闻理论方面,1986年,他开始进军传播学。清华大学李彬教授认为,吴文虎属于我国第二代传播学者,宁树藩教授认为,吴文虎的“个人学术兴趣的迁移,其实也就是中国整个新闻传播实践和研究历史变化的轨迹”。

当时,复旦大学新闻系教师陈韵昭最先开设了传播学选修课,引起学界广泛兴趣和普遍反响。时任暨南大学新闻系主任的马戎提出让吴文虎开设传播学课程,于是吴文虎立即赴中国社科院新闻研究所和复旦大学访问,向陈韵昭、张黎、郑北渭等著名学者学习请教。1984年,经过一年多的考察和学习,吴文虎返回暨南大学开设了《传播学概论》课程,成为继中国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之后,大陆第三家开设传播学课程的高校。

1985年之后,学术期刊上开始出现关于传播学的文章。在1986年的第二次全国传播学研讨会上,第二代学者初露峥嵘。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学者们“围绕吴文虎提出的传播学框架体系展开热议,由此显示了对系统理论的共同旨趣”。吴文虎提出,要建立我国独有的传播学框架体系,那么新闻传播学首先应该“以一元论统率多元论,形成两个不同层次的理论框架,同时重视理论、模式和方法三种内在成分的联系”,其次“从新闻传播的内部系统和外部系统两个方面去设置理论框架的具体内容,使之充实、丰满”。其中,内部系统包括传播媒介、传播者、受众、传播效果,外部系统探讨政治、经济、文化等如何影响新闻传播。

吴文虎认为,“传播学中的信息论是现代社会进步发展的关键所在,并提倡着力于研究和发现传播学的中观理论和微观理论,然后再聚沙成塔,把各种相关理论整合成一种更完整、更高层次的理论”。由吴文虎的传播学观点和思想汇编成的《传播学概论》一书,即使在今天仍不失其积极意义。

1991年7月,吴文虎接替马彦珣被暨南大学任命为新闻系第四任系主任。出访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时候,街口上的自动售报机给吴文虎留下深刻印象。“它们呈一字排开,每天早上,当人们来到校园时,售报机早已放好了当天出版的各种重要报纸,售报机几乎遍布城镇的主要街区。有了这种使用方便的自动售报机,专门零售报纸、杂志的报摊或报亭在美国也就几乎不复存在了。”

1992年,吴文虎正式担任系主任之后开始大力引进人才。在吴文虎任系主任期间,就引进了新闻史学者刘家林、广播电视领域的专家黄匡宇和法国当代传播学奠基人贝尔纳•米耶热的学生陈卫星等。

宁树藩评价吴文虎为“从传播学到媒介经济,一直是先行者”。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新闻行业进入产业化发展阶段,报业开始了最辉煌的时期。吴文虎也一直关注报纸业界的发展,从90年代开始,他的研究领域扩展到传媒经济领域,并提出要从经济学角度看现代媒介的运作,市场是媒介竞争的舞台,对传媒生态、地区媒体市场定位问题、媒体与市场及受众的关系问题、新闻体制改革问题等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1999年,由吴文虎主编的《新闻事业经营管理》一书出版,该专著“用经济学、管理学、市场营销学和新闻传播学的跨学科视角研究我国新闻媒介”,提出新闻媒介要实行企业化管理、规模化经营,反映了媒介实行产业化发展以来新闻媒介经营管理的新变化和新趋势,该书理论性强、前瞻性高,获得当年教育部全国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

吴文虎对学术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他说:“我生长在理想主义高扬的年代,虽然有一定的盲目性,但新闻事业本身确实是值得为之献身的。我一直对它很有兴趣,都淡出‘江湖’了,还想尽一份绵薄的力量。”2002年5月退休,他被返聘至翌年3月,继续留在新闻史论教研室做研究,并依然活跃在学术界,甚至还应暨大珠海学院之邀前去授课。2005年,暨南大学《新闻事业经营管理》这门课程被批准为广东省精品课程。退休后,吴文虎仍然关注着传媒经济领域,与院里其他教师合作《传媒经济不是经济学的弃儿》一文发表于《现代传播》2006年第10期。2006年,他还积极支持暨南大学新闻学申请博士学位授予点。

 2010年12月,在广州举行中国新媒体传播学年会上,吴文虎发表了以“新媒体召唤新的媒体理论”的演讲,他说:“‘请你迷恋姐,姐不是传说’。我不是姐,所以我的结论是‘请你迷恋哥,哥不是传说’。哥不是我吴文虎本人,是指新媒体,请你迷恋新媒体,新媒体不是传说。”他提出新媒体是形、体、身三者兼备的媒体,形就是新媒体的形式,是千变万化的,新媒体的载体(如手机、平板)同样也是变化无穷的,神即新媒体下各种思维及观念的转变。

三、筚路蓝缕:广告学专业从无到有

“办广告专业是我的责任,因为已经到了非办不可的时候了。”广告学专业的创办,是吴文虎系主任任内的另一件大事。

1994年,在吴文虎的多方争取下,成功地在新闻系之下创立了广告学这一新专业。当时,除了一些专科学校,已经设立广告专业的本科学校只有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和厦门大学两所高校。

谈起创办广告专业的缘起,竟然是来自一位学生的触动。当时,一位厦门大学广告学的学生找到吴文虎,希望能够成为他的学生。这件事让吴文虎突然意识到暨南大学已经落后了,他觉得必须要奋起直追。当时,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商学系已开设了广告课程,但是吴文虎认为广告学应当纳入传媒领域,于是他向教育管理部门申请设立广告专业。1991年春,吴文虎赴北京语言大学出国培训部学习英语,同年秋,他以暨南大学新闻系主任身份赴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和普渡大学访问。访问期间,吴文虎的学术兴趣扩展到广告学和符号学,回国后他开设了广告学相关课程,并将符号学引入广告领域。上世纪90年代初,正是暨南大学专业调整与改革时期,吴文虎加紧活动,考察了国内其他高校的广告专业办学情况,经过多方论证,评委全票通过了暨南大学新闻系新增广告专业的申请。

1997年,吴文虎的《广告的符号世界》出版,该著作将广告学与罗兰·巴特、索绪尔等符号学理论以及社会学结合起来,从符号学角度分析广告现象,是国内最早的广告符号学方面的论著。2014年暨南大学广告专业成立20周年,如今暨南大学广告学专业已成为省级特色专业。

广告专业成立之初,吴文虎四处延揽专业人才。现在已成为暨南大学广告系元老级人物的李苗教授便是那时引进的。提起广告系草创时期的情形,李苗依然记忆犹新,她说,广告专业作为新专业,发展困难,吴文虎给予广告专业大量资金支持,支持广告专业发展,并在他的促成下,使广告系与广东省广告协会达成了合作。

四、要有情调:生活中的潮人

年轻时的吴文虎帅气俊朗,气质儒雅,他毕业于复旦新闻系,注重追求知识的真相,他学识很广,包括新闻学、传播学、符号学、广告学、公共关系学,后来甚至去研究新闻史,他长于上海,有一种上海人骨子里的洒脱,在任系主任期间秉持“无为而治”的管理方式,当处理矛盾时,力求各方都满意。

吴文虎是大家公认的潮人,他爱喝红酒,爱跳交际舞,爱听朋克,看望学生的时候还乐意与学生一起K歌。微博与微信刚一出来,吴文虎就开始用了,他用微博关注艺术,关注学术动态,还关注明星,他是“奶茶”刘若英的粉丝,还转发微博恭喜刘若英生子,而他的朋友圈几乎每天都会有新微信。年近耄耋的吴文虎在日常生活中还能对新闻、对网络流行语信手拈来,然而事实上他患有白内障,每天只能上网一个小时。

吴文虎用“爱玩儿”评价自己。他常对学生说,除了要治学,还要会享受生活。2002年退休后,他多次跟来拜访的师生讲,出去玩儿的时候带上他。吴文虎喜欢饮茶,特别是在美国访问时,饮茶之时就想起远在天涯海角的亲人们。对于吴文虎来说,正宗的粤式早茶、中西融合的早茶、美式夜茶,味道虽或苦或甜、或浓或淡,都给人无穷回味。吴文虎也爱喝咖啡,从小就喜欢,他写的小书《百分百咖啡》在2001年出版,写了咖啡的场地、品种、栽培,咖啡与生活情趣,各地有名的咖啡馆以及名人与咖啡的故事。吴文虎退休后,不少学生常打电话邀请他喝咖啡,有时吴文虎也约上好友,分享特色咖啡,在飘香的咖啡之中聊学术、谈生活,还将《百分百咖啡》送予友人们。他的学生虞清萍说,吴文虎喜欢香水,还计划退休后写一本关于香水的书,但后来却因病以致体力不济而作罢。

 

 

(刘春林、尚旭旭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

邓绍根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副院长)

【文章选自《教育传媒研究》2017年第五期】

【特约编辑:纪海虹;责任编辑:李林

 

 

 


关注我们

  • 新浪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CETV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