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017年高考进行时 >正文
回顾高考制度恢复40年:70年代曾改变一代人命运

  • A-
  • A+
2017/06/05 14:59

从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恍然已有40年。高考对每一个经历者而言意味着什么?不同年代的考生,有着不同的答案。当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告别青涩的岁月,开启新的人生征程时,高考总能勾起很多人似曾相识的感慨与追忆。高考是一种经历,经历之后才会明白,无论成功与否,那份煎熬、紧张、忙碌、拼搏、期盼、兴奋……都是一样的刻骨铭心。

正如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宝通先生所言,对个人而言,高考是一段苦涩却带着甜蜜回忆的岁月;对社会而言,高考是见证新一代青年走向社会的重要时刻。在炎炎夏日埋首苦读的那些日子,也许是人生最值得回味的青春。

高考记忆

40年 高考涉过万水千山

20世纪70年代: 高考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

考生记忆: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冯仑近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回忆自己1977年参加高考的情景时这样描述:“我借了辆自行车,骑着车跑到建国门的二十六中考场。当时考场的课桌都是破破烂烂的,桌面高低不平,有时一写字就把考卷戳出一个洞……那场高考确实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也是国家用人选拔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比如张维迎当时从农村考到城里,后来我们都选择继续求学,我在中国社科院读了法学博士,他到牛津大学深造,实现了我们各自人生的垂直流动,通过相对公平的考试方式改变自己的命运。”

时代特点:西安财经学院文学艺术系教授马玉琛回顾当年高考时用了“心潮澎湃”“热泪盈眶”等词。他说,在那个城乡界限分明的年代,高考这艘“船”,给了无数人改写命运的机会。

20世纪80年代: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考生记忆:1987年参加高考时,刘伟还是西安市铁一中的学生。30年过去了,已是东方航空西北分公司飞行技术运行管理部总经理的他,忆及当年的高考仍是不胜感慨:“1987年的酷夏,空气略有沉闷的教室里,墙上‘来为求知去做栋梁’的校训熠熠生辉。台上的老师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台下的我心里有种‘纵横考场劈关斩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豪情壮志。高考,让我们有了人生第一次选择,可以选择广厦万间、八街九陌,也可以选择乡村热土、祖国边陲,甚至可以选择一片星空,在夜夜难眠的困苦中坚持自己的热爱。”

时代特点:上个世纪80年代,高考成了高中生必经的人生洗礼和重要考试。当时录取率很低,千万考生的眼睛盯着有限的大学资源和有限的学习名额,可谓“千军万马齐挤独木桥”。

20世纪90年代末:

高考不再高不可攀

考生记忆:1999年对于许多考生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扩招、实行“3+X”的高考模式、考后填报志愿。该年,全国高校招生人数在1998年208万人的基础上激增了22万人。现在苹果公司研发部供职的张楠回忆,1999年,他还是一名西安惠安中学学生,当时国家刚刚开始大学扩招。 因为高考的临近,让每一个人真真切切地开始思考以后要做什么、要去哪里。 张楠回忆,那时候大家觉得高三的苦日子过完了,进了大学或工作以后就会轻轻松松。张楠说,高考的成功给了他无比的自信,他掌握了学习方法,即使到了高考之后18年的今天,这份意志和自信依然深深地影响着他,帮他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时代特点:上世纪90年代初,高考仍是考生尤其是农村考生改变命运轨迹的重要途径。1995年到1998年间,大学生似乎失去了一定的光环,已经不像90年代初那么高不可攀。

21世纪:

高考只是人生的一种经历

考生记忆:西安市三中2011级考生张晚晴回忆当时高考情形时表示,因为心态好,在2011年文科试卷偏难的情况下,她在高考中表现出了她应有的水准。那年陕西首次实行“三知”(知分、知线、知位)填志愿,张晚晴成为“知分填报志愿”“平行志愿”等政策改革的首批受益者。张晚晴的志向一直是北大,高中时期她所有日记本扉页上都写着“仰望博雅、触摸未名”。对于高考,张晚晴说,这只是一场无关才华高下的选拔,无论最终结果好与坏,都不应当有损于你为梦想拼搏而怀有的勇敢和能量。

时代特点:2000年后参加高考的学生,他们再也不是简单的一群只知苦读的“眼镜王”“书呆子”,他们享受在学业竞争和展示个性之间的平衡。

与考同行

办学观求学观人才观均变化

“随着高考自身的变化,社会观念也随之在变。”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表示,首先是办学观念的改变。原来只有公办院校,现在各类学校的门类、层级越来越多,求学的路子越来越宽。仅公办就分了很多,诸如“985”“211”“双一流”等,后面又出现了应用型的大学,二本、三本,民办以及专业学院、技能培训、继续教育等各种学院,还有很多民办的人文、国学等研修班,使得办学成为一个大系统,根据社会对人才的多向多维需求,现在办学也多向多维,这样一来高考录取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恢复高考后的1977、1978年考生,录取率仅有4%到5%;1990年的高考录取率为20%,近几年录取率更是越来越高。肖云儒表示,由于办学路子拓宽,上学的可能性、供需矛盾减缓,学生上学的需求越来越得到更广泛的满足。

其次是求学观发生变化。有一阵子用人单位非常重视学位学历,以至于本科生都很难找到工作,于是大家都往名校、往研究型的大学去挤。但社会需求证明,社会各个层级的职业,并不见得都需要硕士、博士来承担,人们的求学观开始变化。于是,一些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尤其是农村考生更多地考虑就业的实用性,到民办、职业学校、继续教育学院等去求学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一些人虽过了求学年龄,只是为了满足人生境界的提高而继续学习,诸如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开始上老年大学,许多人走上工作岗位后仍继续在各种教育机构学习。”肖云儒表示,这种求学观正在接近西方发达国家的求学观。

第三是人才观发生了改变。“原来只认学历和学位,后来发现高学历的学生或名校的学生,到具体工作岗位并不见得比一般学校的学生强。于是,社会越来越重视能力,对人才的看法也就越来越分流。”肖云儒说,例如科研机构、大学等仍需要研究人才、知识人才。除此以外,社会更需要工匠型的人才,能支撑“智造中国”的人才队伍。而当下的互联网智能时代,更需要创新型人才,需要点子,需要创新性思维,能够结合实际,产生新思路、新点子的人才。肖云儒表示,社会的人才观由金字塔形变成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多维、多向,能够承接社会各方面的人才需求。社会人才观的扩展与均衡,倒逼学校办学和考生选择志愿有了更广阔的空间。

理性迎考

不以一次考试论成败

面对高考,我们究竟该以怎样的心态来对待?肖云儒说,一定不要以分数论成败、论人才。

他表示,要把考试的成败,与人生的成败、与能力的高低区分开来,多发现孩子的优点,鼓励他们前行。同样也不要以学校来分人才,人生的道路很漫长,学校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拿我个人的体会举例,一个人的大部分能力和知识都是在学校之外慢慢积淀获得的。有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并没有从事原专业,但在工作岗位上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有许多高考成绩很好的人,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并未做出人们所期待的成绩;也有许多高考落榜生或考得不好的考生,反倒做出了不错的成绩。这些充分证明学校只是获取知识和能力的一个渠道,而不是全部渠道。因此,不要以分数论成败,以一次考试论成败。一个考生考试成绩与他是不是创造型人才、与他人生的职业能力是应该被区别对待的。”

“从整个文化史上看,真正有创造性的人才,倒常常是逸出常规的知识体系。知识是已有的人类经验的积累,要创造就要有突破,不能以一次考试论成败,否则很容易忽视、扼杀创造型人才。人的创造性是无法量化的,但高考相对是需要量化的,是需要标准答案的。”肖云儒表示,创造性是无法考出来的,是实践出来的。这并非是说高考不科学。在当下的条件下,高考是比较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方式。“我只是说,不能仅仅以高考成绩作为对一个孩子成才潜力的判断标准,要发现孩子在高考试题之外的创造潜能。使每一个孩子的创造力得到涌流,这才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大的需要。”

高考改革

陕西2019年启动高考招生改革

高考改革备受社会关注。记者从省招办获悉,我省将于2019年启动高考招生制度综合改革,到2022年基本建立符合省情的教育考试招生制度。

据了解,我省将于2019年6月底前公布高考综合改革方案,从2019年秋季入学的高一学生开始实施。2022年起,高考成绩由普通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的语文、数学、外语3个科目成绩和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3个科目的等级性考试成绩组成。保持普通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的语文、数学、外语科目不变、分值不变,不分文理科,外语科目提供两次考试机会,选择较好的一次成绩计入总分。计入总分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科目,每科满分100分。考生根据招生高校要求和自身兴趣特长,从思想政治等6个科目中自主选择3科参加考试,每科可报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