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杂志 >正文
刘海贵: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 A-
  • A+
2017/05/24 10:00

1929年9月,复旦大学新闻系成立,88载的风雨春秋铸造了“复旦新闻”这块金字招牌。1973年9月,刘海贵老师结缘复旦,这位中国新闻实务领域的“学界泰斗”至今已经在此读书、任教44年。他将人生的大半奉献给了自己心爱的新闻教育事业,陪伴复旦新闻学院走过了二分之一的光阴。

 

一、圆梦复旦,有志者事竟成

刘海贵老师1950年出生于上海,他从小勤奋好学,梦想将来能够考取当时已经在全国有相当影响力的复旦大学新闻系。他说:“我想既然做梦的话,就要做最精彩的梦,哪一天真能够考取复旦大学新闻系,此生足矣!”然而文革开始了,当时还是初中生的刘海贵插队去了安徽。但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梦想。行李里塞满了中学课本,白天下地干活,夜晚同学们酣然入睡后,他点燃一盏油灯,以书为伴。并且,他主动承担每周去20里外的公社取报纸和信件的工作,只为了能在“第一时间”透过报纸了解外面的世界。

苦心人天不负!1973年,邓小平同志重新主持工作时,启动了短暂的高考计划,少年刘海贵抓住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遇,争取所在生产队推荐,到县里参加统考,以初中生的身份和全安徽省几万名初、高中生竞争,最后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复旦大学新闻系。

    入学之后,他全身心地扑在学业上,几乎每天往返于教室、图书馆、食堂和宿舍的四点一线。虽然离家只有十几公里,但他一年只回家几次。功夫不负有心人,凭借优异的成绩,他获得了留校任教的机会,从此,就和复旦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之后的几十年中,他曾经有过数次调动去上海市主流媒体任职的机会,在当时,学校的收入远远低于主流媒体的记者、编辑,但是他最后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留在了学校。他说:“我们国家改革开放,要实现振兴中华的伟大目标,肯定需要媒体在这一事业中承担起历史责任,培养一大批优秀的、有理想、有思想、有觉悟、有抱负的青年记者,就成了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看着一批批的学生踏进校门,学成离开,奋斗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大媒体,每每读到他们的新闻作品,看到他们的精彩表现,我觉得我所有的牺牲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1950年出生的刘海贵老师,今天依然活跃在新闻教育的第一线。现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学位委员会主席、院教授委员会主任,教育部学位中心新闻传播学科命题专家组组长、国家社科创新基地新闻传播与媒介社会化研究中心专家等,兼任中国新闻教育学会理事以及三十余所高校和媒体兼职教授、特约研究员和顾问。先后获得“复旦大学名师”“复旦大学优秀研究生导师”、上海市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和上海市“育才奖”

20161119,刘海贵老师赶赴北京领取第四届“范敬宜新闻教育良师奖”。范敬宜新闻教育奖是新闻传播学界、业界公认的中国新闻传播教育的最高奖项,站在领奖台上的刘海贵老师西装笔挺,面色红润,温暖的笑容犹如冬日里的暖阳。看得出对于此次获奖,他很开心。刘海贵老师说:“当时得知获奖我有点意外,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并不认为这是给我本人的,而是对我们复旦大学新闻传播教育事业的肯定,是对复旦大学一流的教学科研水准的肯定,当然也是对我40年投身新闻教育事业做出一点小小贡献的认可。”

 

二、扎根学术,“拼命三郎”成果丰硕

    40余年的教学科研生涯中,刘海贵教授编著了《中国新闻采访写作教程》《现代新闻采访学》《当代新闻采访》《中国现当代新闻业务史导论》《知名记者新闻业务讲稿》《新闻传播精品导读》《当代英美新闻传播高级实务译从》《新闻采访写作新编》《新闻心理学》等30余部教材,发表论文近200篇。据复旦大学出版社统计,刘海贵老师所编著的采访写作教材曾成为他们所有书籍中销路最好的前三之一,全国许多新闻院系的采访写作课都是采用刘海贵老师编写的教材。

    据刘海贵老师回忆,当时年轻的老师都是拼命三郎的工作状态,既要讲课,又要投身科研,还要兼任行政职务。在最初从事新闻教学科研工作的十几年里,他几乎没有娱乐活动,每天晚上从8点到凌晨两三点,他都把自己关在家里看书、学习、写文章,早上用冷水洗个脸,8点钟又准时出现在课堂上,下了课又要处理院里的各种日常事务。他说:“当时就是一个字,拼到最后,效率是出来了,成绩是出来了,但是自身体质下降了,毛病出来了。那时候平均每年要拔掉两颗牙齿,现在牙齿都是假的。后来两次胃出血,也让我元气大伤。如今看到学院的发展,看到我们教育事业的发展,看到一批又一批学生活跃在新闻岗位上,我也无怨无悔!

    不仅在新闻实务领域的学术研究成果丰硕,近些年刘海贵老师还致力于少数民族传播研究。他认为少数民族的传播研究实际上是一项抢救性的工程,各少数民族都有自己宝贵的传统文化和传播方式。但是,很多少数民族的文化和传播方式面临失传的危险,所以,刘海贵老师带领其团队在民族传播这个领域做了许多抢救性的工作,陆续出版了满族传播、傣族传播、土家族传播、侗族研究、维族传播、蒙古族传播、裕固族传播等方向的专著。刘海贵老师说:“为了进一步推进少数民族的传播研究,我最近又请了一些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准备在近期内成立一个全国少数民族传播研究的学会,尽可能地把国内各高校、各科研机构有志于少数民族传播研究的专家学者都聚集在这个专门的机构里,举办年会、出版专著,随着这一系列工作的推动,我想少数民族的文化和传播研究一定会有新的发展。”

 

三、亦师亦友,芬芳桃李满天下

刘海贵为师40载,可谓桃李满天下。在几十年跟学生的接触和联系中,他认为师生之间应该是不是父母、胜似父母亦师亦友的关系。他觉得,“学生离开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到上海,到复旦,到你这个学院,到你这个课堂求学,我们除了是师生关系,给学生传授知识以外,对学生还要有一种父爱。在学生背井离乡的几年里,作为老师就应该主动地关注学生,做到他们的父亲母亲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笔者至今还记得当时选修刘海贵老师的新闻业务课,有一次因感冒请了病假。第二周再去上课时,在教室门口遇到刘海贵老师,他关切地问我感冒好些了没有,并叮嘱天气变冷,要注意保暖,多运动,保持身体健康。我被刘老师的细心感动,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一个普通学生的病情。

刘海贵老师有个特别的习惯,他每节课都会提前15分钟站在教室门口微笑着迎接学生。后来他讲,自留校任教的第一堂课开始,就给自己立下了这个规矩:每节课提前15分钟到教室门口,通过熟悉环境和同学们的短暂交流,让自己进入“角色”。这个习惯一直保留至今,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工作习惯和严谨态度,刘老师的授课精彩纷呈,几乎每堂课的结束都伴随着同学们的掌声。

有一位同学来到新闻学院读书时,因为家境困难,生活窘迫,常常面黄肌瘦。刘海贵老师了解情况后,资助了这位同学一笔足以解决他一个学期的生活费用。在几十年的教学生涯当中,他少则几百,多则几千元地资助学生,他无私资助过的学生有30多名。这些同学如今都已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一些成绩,每每念及刘海贵老师,他们的内心都充满感激。2016年有一位受过刘海贵老师资助的学生的一篇文章《为师当如刘海贵》,曾在同学微信圈内风靡一时。

    除了知识的传授和学业上的悉心指导外,刘海贵老师以身作则,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教会学生做人的道理,让他们懂得如何去关心国家、关心民族、关爱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多年的教学实践中,刘海贵老师对于新闻学教育也有一些独特的思考,他非常注重理论和实践的结合,注重学界和业界的联动。他说:“长期以来,学界和业界公认的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教学特色之一就是,从复旦出去的新闻专业的学生业务能力很强,从理论到实践都非一般其他高校同专业可比。我们几十年来,都非常重视学生的新闻业务理论和能力的培养和教育。在课程设置当中、在课堂教学当中,老师们都强调学生们的互动、强调学生们的业务动手能力的培养。所以学生走出校门以后,一旦踏上新闻岗位,这之间的衔接就比较顺理成章。这样一来,就要求我们的教师在教学科研之余挤出时间到媒体去实践,不断地接受任务,去进行新闻传播整个过程的体验。回到学校,他才能够把新闻实务、新闻业务的课程讲到实处。我现在常常要求我们学院年轻的从事新闻业务教学的老师一定要接地气。我们新闻传播这一学科,是应用学科,一定要强调接地气。一线是怎么搞的,怎么做的,老师要知情,老师要熟悉,这样才能够在课堂上教学生增强这方面的动手能力。所以我觉得当前的新闻采编业务的教学要拓展的话,就要建立学校老师经常到媒体实践的机制,也应经常邀请媒体一线记者、编辑到学校进行理论和实践的传授,这种互动机制的建立对提升新闻业务教学课程质量,提升学生的新闻业务实践能力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了杨愈青对刘海贵老师的访谈《复旦新闻系:梦想成为现实》,在此表示谢意。

                  (作者王智丽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新闻学博士研究生)

【特约编辑:刘 原,责任编辑:韩 勇】

 

                      (文章选自《教育传媒研究》2017年第二期)

关注我们

  • 新浪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CETV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