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杂志 >正文
童兵:永远在攀登哲学社会科学高峰的路上

  • A-
  • A+
2017/05/24 09:49

编者按:童兵,新闻学家,新闻传播教育家,1942年生于浙江绍兴,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任教,从事马克思主义新闻学实践、教学和研究工作近50年,主讲新闻传播学理论、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研究、马克思主义新闻原著选读、中西新闻传播比较、大众传播与中国社会等课程,出版著作、教材、辞书等40余部,其中《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史稿》《马克思主义新闻经典教程》《理论新闻传播学导论》《比较新闻传播学》《中西新闻比较论纲》等成为国内新闻学院权威的教科书。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是复旦大学在权威期刊发表学术论文最多的文科教授之一。童兵教授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五届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现任复旦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志德书院院长,国家985“新闻传播和媒介化社会研究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主任,新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新闻传播学博士后流动站站长,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专家组成员。

一、故乡情结,家国情怀

19421126日,童兵出生在人杰地灵的浙江绍兴。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历史上那些在学术和功业上做出过辉煌成就的伟人,无不从自己的家乡汲取人文滋养。浙江绍兴是陆游、徐文长、蔡元培、鲁迅等500多位文化名人诞生的地方,这些文化名人自然也为这片土地留下了丰厚的文化滋养。虽然5岁时童兵就随父母迁居上海,可谓少小离家,但是,家乡一直是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那里的人文环境和历史渊源,始终是激励他前行的无形动力,用他在接受《中国传播学者访谈》作者李晓静采访时所说的话:家乡已经成为他的“一种前进的方向和目标”。为此,他希望能用自己的学术研究为家乡添光加彩,愿意不计报酬地为家乡的教育事业服务。

这样的乡土情结,在童兵成年后,慢慢上升为一种报效国家的家国情怀,成为他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强大驱动力。童兵在上海中学度过了六年中学生活,他在中学时爱好十分广泛,参加了很多课外活动小组,像美术、文学、航模、戏剧等等,当时自己的愿望就是想成为一名勘测队员,为国家寻找宝藏。

1963年高中毕业时,为响应国家让更多学生干部学习文科将来从事理论建设的召唤,童兵毅然决定报考复旦大学新闻系。进入复旦大学新闻系后,他在老师和学长的感召下,刻苦学习,积极投身社会实践,在报社实习期间,了解了社会生活,体验到民生疾苦,实践能力得到了提高,也更加坚定了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的志向。

1968年本科毕业,虽然正值“文革”高潮,正常的毕业分配工作受到了严重干扰;但是,童兵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就是不管到哪里,都要从事新闻专业工作。毕业后,他喂过马(在内蒙古军区骑兵五师十五团接受再教育)、养过路(在铁道线上当养路工),最后辗转到了辽宁锦州铁路局的一家报纸《锦铁消息报》做记者编辑。这在当时是一家比较规范的企业报,他在这个小报干到1978年。他后来回顾这段经历,认为自己的收获是很大的,这份报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没有很细的分工,所以基本的新闻生产流程他都做过,从采访、写稿,到划版面、通联、给通讯员授课等等。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些对我后来的科研和教学都有很大帮助,我自己觉得在大学做新闻系的老师需要有实践经验,这种切身体验很重要。另外,在这期间我还有两个主要收获:一是更热爱生活了。二是我深深体会到了‘当记者决不能说假话’的道理。”因为当时的很多报纸往往就遵循着“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的路子办报,他实在无法忍受,最终决定离开报社。

纵观童兵从中学到大学再到报社任职的三段经历,虽然几经折腾,颠沛流离,却对国家兴旺和民族振兴始终充满信心,对新闻的理想矢志不渝。当做记者不能说真话时,他选择了暂时离开,而绝不愿意与不正常新闻同流合污。

二、师承大家,学有所成

1978年,他考上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研究生后不久,中国人民大学恢复建制,他从北大转到人大,师承我国知名马克思主义新闻理论家甘惜分先生,攻读硕士学位。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后来他回忆说: “硕士三年我学得很辛苦,写了许多文章,我和郑保卫一起合作编了《马恩列斯论报刊》(上、下卷),有六、七十万字,还有《马克思、恩格斯报刊活动年表》,通读了50卷马恩全集,也写了四十多万字的文稿。”

19816月童兵在中国人民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三年多后的1985年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他这样总结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园读研的经历:“大学里的条件无非是两个,一个是书,一个是老师。老师不能天天跟着自己,所以最关键的还是自己要学会利用书本知识来学习。我想结合自己的体验谈四点方法:一是对自己有用的书都应该读,而不能仅仅局限在专业书领域。我搞马克思主义新闻史,牵涉到世界近代史,我就去选了世界近代史这门课,跟着老师的课去读这方面的书,收获很多。二是要活读书,我读书时做了很多卡片,摘抄一些重要的内容,记录自己的心得等。书并不一定要全读,读对自己有用的部分即可,只有特别好的才是逐页细读,否则就会效率低下。三是要读活书,不仅停留在读书上,与学习相关的活动都应该参加。四是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要人云亦云。”

    1988年,童兵顺利通过论文答辩,成为新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个新闻学博士。这个第一,开启了中国新闻学教育的新篇章。

也许正是出于对此标志性事件的高度敏感,《文汇报》《新闻界》和《新闻知识》等报刊都作了专门报道。其中《新闻知识》1988年第7期的报道,现在已经成为见证历史的珍贵记录。报道是这样写的:“本刊讯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博士研究生童兵519日通过毕业论文答辩,成为我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个新闻学博士。童兵,浙江绍兴人。1968年在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在锦州《锦铁消息报》担任采编工作,1981年在人大获硕士学位。1985年为人大新闻系理论教研室副主任,同时攻读新闻博士研究生学位。近年来著有《新闻事业概论》《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史稿》等书。这次他的论文题目是:‘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奠基人——马克思恩格斯新闻思想研究’。答辩委员会由高放(人大国际政治系教授、国际共运史学会副会长)、缪海稜(原新华社副社长,现中国新闻学院教授)、张奇方(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马恩室主任)等专家学者组成。”

对童兵这位新中国第一位新闻学博士,他的导师甘惜分十分欣赏,认为从此他的事业后继有人,并直言“他对我曾作过很多重要的帮助”。

因为成就突出,童兵1990年被破格晋升为教授,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同时开始担任博士生导师。2000年被聘为国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在中国人民大学的这段时间,童兵在教学和科研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1991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国家教委表彰为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他所著的《新闻事业概论》1988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育图书三等奖,《新闻理论教程》1993年被评为国家优秀教育图书二等奖,1999年他被教育部电化教育办公室表彰为全国广播电视大学优秀主讲教师,2000年他所著的《中西新闻比较论纲》获北京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2000年他获得中国人民大学指导优秀博士论文奖。

三、兼容并蓄,融会贯通

2001年,童兵调入阔别30多年的母校复旦大学,担任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至今。在回归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后,他更是呕心沥血、披肝沥胆地为传承作为中国高校新闻教育发祥地的复旦新闻“天下记者家”的优良学术和实践传统而奔走呼号。

最为可贵的是,从复旦大学到中国人民大学再到复旦大学,他非常成功地将京派和海派的学术传统加以融合,结出了异彩纷呈的学术成果。当有人问起他的学术传承时,他回答说,他吸取了以甘惜分老师为代表的“京派”的学术所长,又在本科阶段就打下了以王中老师为代表的“海派”学术传统的基础。

在接受访谈时,童老师形象地说“甘老离政治近一些,但他又时刻保持警觉,避免泛政治化;王中老师离政治远些,但离市场、离世界近一些。我认为这两派各有特点,各有所长,这两派对我都有影响,我自认为自己是脚踩两头,各取所长。”而在谈到自己漫长的学术生涯中,如何时刻保持兼容并蓄时,童兵认为这一点甘老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甘老晚年,因为他对中国共产党党史非常熟悉,又有延安的切身经历,所以他在晚年对新中国历史有深刻的反思,甘老离马克思主义很近,这是人大、北京的特点,但这种近,不是泛政治化,而是在情感认同之后客观全面的认识。”但他同时认为,复旦新闻学院自王中老师开始,就离世界很近,这既是上海的特点,也是复旦新闻学院视野开阔的原因,这些都应保持下去。

在童兵看来,学术的传承首先要懂得经典的价值,其次是在不同学术流派之间取长补短,进而实现学术创新。“创新的途径有两个,一是通过了解西方新闻学,来反观南北这两位大家的新闻学论点,发现其中的共性,也发现差异性,这样的客观比较有了共同的参照物后会形成吐故纳新的角度;二是要认识这两位学术前辈都是生活在‘前信息时代’,而我们这些后学者,能在第一时间接触到最前沿的信息,同时切实感受到技术革命给新闻媒体带来的强大冲击,因此,创新就要紧跟时代的变化。”

回归母校后,童兵老师继续砥砺前行,在课程教学和理论研究上不断有新的突破。他2003年获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指导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和中国人民大学指导优秀博士论文奖。20049月获上海市第七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和第十三届上海新闻三等奖。2005年获上海市社会科学界学术年会优秀论文奖。2007年获第五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优秀奖。2008年获第六届上海新闻论文二等奖。2009年评为复旦大学教学名师,主讲课程《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被评为上海市精品课程。2010年主讲课程《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

在童兵漫长而活跃的新闻理论研究生涯中,见证了中国新闻事业的历次重大转折,而且参与了中国新闻事业的改革,“作为一个见证者,我有责任将自己所经历的通过理论的思考呈现出来,作为一个参与者,我感到很荣幸能为中国新闻事业的改革贡献出自己微薄的力量。”在童兵看来,中国新闻事业的发展与中国新闻理论的变迁,这两者之间是同步的。作为一个新闻理论的研究者,他一直关注着新闻一线的变化、变革,现在还保持着每天两个小时的阅报时间,随时随地通过微信、微博这样的自媒体来接收最新信息。而对于当下多元的媒介化社会,他既对新技术给新闻业带来的变化感到惊喜,同时也对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的转型前景感到担忧,“我们的媒体理应办得更好一些,对新技术与新媒体的认识理应更客观更全面,但现在的情况却恰恰相反,新技术让更多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知道分子,没有前瞻性的理论指引的实践,注定是浅表化、短期化的实践。”

虽有担忧,但童兵却并不悲观,因为在他看来,学术的精义就在于继承与创新,他就是以此为训,而在学术道路上不断行进的,正如他对于自己的博士生的要求一样。虽然新闻学成为一门显学后,报考他博士研究生的人数逐年上升,但他坚持认为,导师应该让博士生懂得,博士学位不应是一个职业或地位的等价物,而是人生的一种追求,博士就意味着你要成为这样一种人:饱读经书,人格独立,坚持独立思考,有理论的胆略,恪守学术底线。这是他一辈子的追求,也是对所有门生的要求。

也正是这种“兼容并蓄”的学术经历,使童兵更追求自由而包容的学术研究氛围,“观点不同很正常,包容是前提;学术争鸣很可贵,年轻人要创新。”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两句话,与那些出言谨慎、求稳求正确的学术大腕和泰斗不同,他更追求在自由包容的氛围中,阐述“我思我想”。

四、生命不息,探索不止

如果要评选2016年的年度汉语热词,“不忘初心”一定是排名最靠前的热词之一。如果要问童老师的同事、弟子和朋友,对他身上的什么气质印象最深,那一定是“童心未泯”。而他本人在阐述自己的学术追求时,则常戏谑地自称“童言无忌”。

童兵老师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2015级研究生开学典礼上,寄语新同学,导出了自己的新闻理想。他说,他虽然不反对他的学生毕业后进入房地产等行业,并相信他们也能在这些领域有所成就,但是,他“还是固执地认为,学了四年新闻传播学专业本科,又攻读了三年硕士学位,最好还是在本专业谋发展,作贡献,实现自己的新闻理想。”具体说,他心目中的新闻理想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从业宗旨,以最大程度地满足人民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需求为新闻使命,以客观、真实、公正为职业规范,挑好党的耳目喉舌和人民的耳目喉舌两副重担。”

他常这样告诫自己的学生:“学术研究没有禁区,课堂讨论无需禁忌。研究要有问题意识,要大胆阐述,从前沿的理论去把握。” 1985年,作为一个在新闻学界“初出茅庐”的学界后生,童兵在《新闻学刊》创刊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从哥达纲领批判看马恩的舆论监督思想》的文章,在当时的学术氛围中,有人指责这篇文章是借死人骂活人。但已通读过马恩全集的童兵明白自己文章所依据的事实和史料是可靠的,权威专家对自己文章中所持的观点也是赞同的,所以虽氛围一度紧张,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因为有了这种切身经历,童兵更注重培养学生们的独立思考能力,鼓励年轻学者的创新研究,以有扎实科学功底的“童言无忌”为学界研究与业界改革创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经典不是标签化的古董,而应与时俱进,经典要力争时代化、大众化、中国化,包括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也是如此。”正是秉持这样的治学理念,他既在30年前就捧出自己的经典之作《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史稿》这样一本“填补了马克思主义学说与新闻学研究空白”的巨著,也能在当下的21世纪,将一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课讲得鲜活生动,吸引年轻的学子们坐在课堂里,静心听他分析“为什么马克思是对”的。“通读经典而不固步自封,熟悉理论又关照当下,新闻学研究者,要坐在书斋,又心系天下。”这是童兵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他的经验。

2016121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与中国媒介化社会建设研讨会暨第二届民意中国论坛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举行,刚过74周岁生日的童兵教授为论坛作了题为:《上天入地,深化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学习与研究》的主题报告,他在报告中引用恩格斯的话说: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而童老师所理解的理论思维的最高境界,就是哲学思想。他在报告中指出,我们要提升中国新闻传播学的研究水平,把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学习研究工作搞好,就必须摒弃那种教条式的照搬领袖语录的做法,而是要切实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哲学基础:强调从事物联系的普遍性考察人类社会交往的必要性;坚持从存在决定意识规律认识新闻传播的本质;运用对立统一法则把握新闻传播机制;运用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互动的原理考察新闻事业的性质;认识到人民的历史主人地位决定人民是新闻事业发展的动力。只有在这样的理论高度,才能洞悉当代中国新闻传播所面临的新形势,把握新闻传播的新趋势、新规律。童老师的报告再次引起与会者的热烈讨论,他在理论上不断创新、不断超越自我的探索精神,他为提升新闻传播学的学术品位所做的不懈努力,则成为与会的新闻传播后学为繁荣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做出贡献的精神动力。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了徐玲英、李晓静对童兵老师的访谈,在此表示谢意。(作者夏德元系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与艺术设计学院教授,新闻学博士;互联网与文化创意产业协同创新中心主任)

【特约编辑:吴 婧;责任编辑:李林】

(本文选自《教育传媒研究》2017年第一期,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注我们

  • 新浪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CETV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