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e视界 >正文
学校运动场,爱你在心“脚”难进!

热点关注

  • A-
  • A+
2019/11/08 21:58     ©原创     作者: 刘哲铭 肖星驰

近几年,随着大家健康意识的增强,每天运动锻炼的人数也是越来越多,但是很多人苦于没有好的运动场所。

其实,这几年来,中小学、大学也在推进校园运动场地向社会公众开放,但是开放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这究竟是为什么?来看记者报道。

今年10月中旬,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全区首批6所中小学校体育场地限时段正式向市民开放。近日,记者联系到了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福利路第二小学校长,为我们介绍了学校体育场向市民开放半个月以来的运行情况。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福利路第二小学校长魏斌孔:周一到周五晚上的是七点到九点开放/目前来说的话,每天的人数呢,都能保持保持在这个100人左右/这样一个措施已经在我们周边的这个社区/大家都已经知道,以后有更多的居民将会进入学校锻炼。

其实不光是兰州,今年以来,很多地区都逐渐开始将中小学、大学的运动场地向社会开放。今年8月江西南昌市公布21所向社会公众开放体育场馆的中小学名单,工作日晚上19点后开放;9月,北京市密云城区也宣布,16所中小学校体育场馆在课余时间、节假日和寒暑假向社会免费开放。其实,公办中小学向社会开放的呼吁由来以久,很多学校也在早些时候就开始尝试,记者来到北京大兴区魏善庄中学,相关负责人介绍,该校在2015年前后就开始将学校的运动场向公众开放,到目前为止,开放的规模逐渐扩大,来运动的周边居民数量也越来越多。

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中学总务处副主任韩振辉:第一首先在学校办证,学校交照片,然后拿他们自己准备卡,然后我给盖章,然后签上名,写上他们名,盖上学校章,然后进学校大门口时候有保安验证登记然后进学校活动/跟他们讲好这个学校的规章制度,遵守制度就可以来,如果你不遵守制度,学校会取消他的活动资格的。

韩老师介绍,其实学校运动场向社会公众开放,最大的难度就是管理问题。

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中学总务处副主任韩振辉:吸烟的,然后还有光着膀,比如说光着膀/然后我们就跟他们讲,学校是无烟校,不要在校园吸烟,还有一个是卫生,比如说矿泉水瓶 。

高超是大兴区魏善庄镇的居民,每周他都会和队员们来学校的足球场踢足球,他说,学校运动场的开放,确实给他们这些爱运动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北京市市大兴区魏善庄镇居民高超:只有学校这种现在场地能特别多一点,在户外这种场地设施也不是特别,不是特别好,然后也少,尤其是这种大的这种足球场,对我们来说就非常重要。

就北京而言,2017年修订通过的《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第十九条规定,区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推动中小学校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向未成年人免费开放体育设施。但是,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各种原因,能够向社会开放的中小学并不多。

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学负责人:小学因为它可能场地也有限,人员管理可能也有限,可能周围的人并不是说特别知道,而且比较少。

记者询问海淀区相关负责人,负责人表示,由于安全问题,中小学运动场都不对外开放。

北京体育大学中国田径运动学院执行院长武文强:因为这个开放就是政府是主导的,但是这是一个指导性的,但不是强制性的,但开放面临的场馆的产权问题,管理问题,包括它的安全风险问题,这方面是各个学校可能都需要来要权衡的这个问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研究员程立耕:比如说教学环境的管理与我们开放之后的秩序保护之间的矛盾/运动过程当中可能会涉及到比如说冲突,受伤,场地的人员之间的彼此之间的一些个影响和干预,都其实是在整个推行过程当中存在的这样的一些问题和矛盾。

其实,不管是中小学,大学也拥有很多的运动场地资源,但是记者采访发现,随着管理更加严格,很多大学的运动场也经历了从对外开放到部分对外开放到不对外开放的过程。

北京中医药大学运动场长期以来都对周边居民开放,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很多居民都在操场上运动。

北京中医药大学附近居民:您好,你们是这个学校老师吗?不是,我们是遛弯的,你是住在附近是吧,对,平常这个学校的运动场都是开放的吗?反正晚上都开放,天天遛弯多好,本来我们一直在服装学院(锻炼),服装学院不让进了,唯一这一个操场让进,经贸大学也不让进了,都不让进,你这个记者呼吁呼吁各大院校,让我们这些晚上遛弯的都让进。

随后,记者来到离北京中医药大学仅一墙之隔的北京服装学院,发现如今校门口都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校外人士一律不得入内;另外,不远处北京化工大学也不允许校外人士进入。

北京化工大学保安:进不去啊,进不去,那如果想进去运动也不行是吧,运动也不行,运动场也不能用是吧,是,只能是本校用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研究员程立耕:原来对外开放的一些学校,现在这些体育场馆也不对外开放了,我觉得原因主要是有两个,第一个主要还是管理带来的这种压力和难度/除了会带来管理上的这种难度和压力之外,还带来管理成本上的提高,这种成本的提高,比如说场地的维护,还有人员工资等等,那么就需要收费,但是收费上第一没有明确的一个标准,就使得收费其实变成一个很难去有一个统一标准,如何去规范的这样一个过程。

其实,今年8月份发布的体育强国建设纲要就要求,到2035年,人均运动场馆使用面积要到达2.5平米。为了能够达到这样一个目标,盘活中小学、大学的公共运动资源是一个非常有效的途径,专家建议,针对目前学校运动场地开放难的问题,首先应该从完善制度上着手。

北京体育大学中国田径运动学院执行院长武文强:政府要更多的要对学校有更多的一些政策上的,包括财政上方面的支持/比如说要化解它的这些产权的问题,管理权的问题,安全风险的问题,这方面如果政府来主导的话,那学校它积极性会调动起来

有了制度的保障,作为学校方,也要细化规则,合理配置资源,而作为使用方的社会公民,更要守规则,懂纪律,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有多方协同,公共运动场地才可以更大限度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关注我们

  • 新浪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CETV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猜你喜欢